<sub id="r1lpj"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r1lpj"></sub>

            <sub id="r1lpj"></sub>

            明年外需不振,經濟增長更多要依賴內需

            欄目:行業信息 發布時間:2023-01-04

            由《財經》雜志、財經網、《財經》智庫、財通匯聯合主辦的“《財經》年會2023:預測與戰略”在北京舉行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在會上表示,黨的二十大報告關于國際環境總體的判斷是: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,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,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,我國發展面臨新的戰略機遇。同時,世界疫情影響深遠,逆全球化思潮開頭,單邊主義、保護主義明顯上升,世界經濟復蘇乏力,局部沖突和動蕩頻發,全球性問題加劇,世界進入新的動蕩變革期。

            從短期看,世界經濟具有“兩高兩低”的特征,即高物價、高利率、低增長、低外需。多種因素推動出現高的物價,首先是大宗商品的價格高漲,疫情以后,在寬松貨幣政策刺激下,發達經濟體出現了比較高的物價水平。為了應對這個高物價,發達國家的中央銀行都連續多次提高了利率以抑制高物價。盡管物價水平從高于10%到了最新公布的百分之七點多,有所緩解,但仍然較高。有人說西方國家陷入了滯脹。主流經濟學家認為,和七八十年代的滯脹相比,現在發達國家(經濟體)不具有產生滯脹的基本條件,物價會回來,但它的代價是經濟增長也會因此而降低。

            隆國強指出,短期來看,外需會不振。這兩年我們外貿增長數據非常亮麗,今年盡管出口增長比去年低,但順差保持了高速增長。前11個月,貨物貿易順差對我國經濟增長起到了很重要的支撐作用,貢獻大概在一個百分點以上。明年的全球經濟可能會陷入低速增長,所有主流的國際機構研判都是如此,意味著外需會降低,我們需要進一步穩外貿,繼續使外部市場在量的擴張和質的提升上有所貢獻,但我們必須客觀地看到,明年的經濟增長更多的要依賴于內需。

            此外,百年大變局有幾個特別需要關注的方面,也是它的基本特點:第一,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新技術革命迅猛推進,同時爭奪技術制高點的國際競爭日益激烈;第二,國際經濟格局深刻調整,特別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,爭奪全球產業鏈控制權的競爭日益激烈;第三,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日益緊迫,綠色轉型加速推進;第四,經濟全球化進入了調整期,圍繞著國際經貿新規則的制定主導權的競爭日益激烈;第五,中美的競合關系發生了深刻的變化,大國的博弈日益激烈。

            新技術革命放在更長的歷史維度,從工業革命以來,蒸汽機革命、半導體革命,帶來的產業革命,其實決定了全球的經濟格局。也就是說任何一個國家,在新一輪技術革命中把握住了機遇,就有可能脫穎而出;反過來說,如果沒有把握住機遇,可能就會被時代所拋棄。

            對中國來說,把握好新一輪技術革命不僅要發展新經濟、推動產業結構轉型升級,也要不斷改造、提升傳統產業。放在更大的歷史視角來看,其實是決定整個國家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在全球化突飛猛進的時代,全球產業鏈的調整主要追求的是效率,大家都在追求效率的情況下,任何一家企業忽視了效率會被市場淘汰出局,以效率優先,甚至是唯一的考慮。但疫情以后,供應鏈的穩定性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,所以越來越多企業開始關注供應鏈的安全。另外,全球化和收入差距的擴大有關系,所以公平的考慮也開始在一些國家的供應鏈調整中上升。

            所以,全球供應鏈的調整,從以往效率優先性變成效率、公平、安全并重,公平和安全的考量在上升,在這樣的背景下,供應鏈調整就會有多元化、短鏈化、本土化等等趨勢。同時,美國出于對中國的打壓,強調友岸外包。

            他還指出,綠色轉型對全球的經濟結構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,包括能源結構,鋼鐵、石化、水泥重排放的產業,甚至對我們的生活方式都會產生影響,轉變成一個綠色低碳的生產生活方式。這個轉型壓力是很大的,壓力涌現的同時也有機遇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再看當下的經濟全球化,表現出了一些新的特點,比如停滯化,無論用各種指標衡量的全球化,貿易、投資占GDP的比重,以及多邊貿易規則的制定都相對停滯,同時,又出現了政治化的新特點,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對全球化的影響在上升。安全化,除了注重效率以外,也注重安全,在有些時候還把經貿武器化。

            總體來看,我們面臨著很多外部挑戰。例如,我們在產業鏈面臨的兩頭受擠壓的狀況,一頭在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,過去40年改革開放,我們成為了世界出口第一大國,主要依賴勞動密集型產業,隨著我們經濟發展,人均收入水平提高,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競爭力在削弱,受到來自其他更低成本經濟體的競爭;另外一頭,從世界各國競爭力升級的歷史來看,毫無疑問只有一條路,就是從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低附加價值產業環節,向資本和技術密集的制造服務環節升級,我們面臨比我們收入更高的先行發達經濟體的競爭,中國的國際競爭力面臨著兩頭受擠壓的狀況,這是需要我們突圍的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在開放領域面臨的安全風險上升,產業鏈的穩定運行風險,資源能源的對外依賴,糧食安全,特別是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,數據的跨境流動等等,信息安全的問題逐漸凸顯。還有國際金融動蕩對我們的影響等等。



            快三投注